今天距離全面完成脫貧攻堅任務僅剩
首頁>新聞中心>縣區快訊>靜寧

【脫貧攻堅進行時】攻堅記——靜寧縣脫貧攻堅成效綜述

    時間:2019-12-16 09:39 來源:靜寧縣融媒體中心 責任編輯:李依萌 【選擇字號:
    0

 

中國蘋果之鄉靜寧

 

  近期,經縣上自評、市上驗收,靜寧縣為226個貧困村摘掉了窮帽子,宣布貧困村全部出列。

  靜寧縣屬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和甘肅省18個深度貧困縣之一。十八大以來,該縣緊跟全國扶貧節奏,取得了減貧史上最好的成績。在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從2013年底建檔立卡的16.09萬人減少到目前的7175人,貧困發生率從35.88%下降到0.78%,貧困人口生活水平大幅提高,貧困地區面貌明顯改善,全縣人民距離小康目標更進一步。   

  擔負歷史使命 創造脫貧奇跡 

  在靜寧深度貧困鄉鎮原安北部,有座與寧夏西吉縣王民鎮隔溝相望的極貧村落坷老,特別是該村依山而居、被寧夏地界三面環繞的楊灣社,更是“困中之困”,像個伶仃的“孤島”般懸在甘寧兩省交界處。 

  2013年以前,偏遠的楊灣社12戶人中11戶是貧困戶,有一半家庭存在不同程度的殘疾,4人因患病喪失勞動能力,日子過得快趕上解放前了。 

  被大山隔絕的楊灣就像被時代拋棄般,過著幾近與世隔絕的日子。誰要是在這人煙稀少的地方花心思的確有些不劃算。但隨著一條通村路的修建,楊灣社開啟了劃時代的巨變。2016年底,當地政府規劃修建了一條打通楊灣與外界聯系的寬闊道路。2017年馬不停蹄地實施了易地搬遷工程,為楊灣社12戶人家修了新房。并為長遠計,在該村配套發展養殖業,為家家戶戶修建了整齊劃一的牛棚,讓村民依托旱作農業養起了紅牛。自此,這個被歲月拋棄的村莊得以重新入伍。 

  集體搬遷的日子,政府為楊灣每家人送上一幅由書法名家寫就的“中堂”,寄意村民從此苦盡甘來、過上新生活。搬進新居的楊生元老人激動地說,做夢也沒想到黨和政府讓他這個快80的老頭子,分文沒掏住進了寬敞明亮的大房子。共產黨是真的對窮人好哇!今天的坷老村已實現整村脫貧,整個原安鎮也實現了一步千年的華麗蝶變。 

  “以原安為代表的西北部鄉鎮,是靜寧縣脫貧攻堅的難中之難、堅中之堅。”靜寧縣扶貧開發辦公室主任崔江鴻說,針對全縣24鄉鎮333個行政村的特點,因地制宜地制定了全面打贏脫貧攻堅戰的作戰計劃,從產業扶貧、實施安居工程、組織勞務輸出等多方面發力。 

  楊灣巨變的背后,是自“三西”扶貧開發以來靜寧扶貧史上掀起全民參戰的規模最大、速度最快的反貧斗爭。六年來,靜寧縣搶抓歷史機遇乘勢而為,把脫貧攻堅作為首要的政治任務、頭等大事和“一號工程”來抓,聚焦“兩不愁三保障”目標,舉全縣之力、集全民之智,全力以赴補短板、強弱項、促提升,全縣脫貧攻堅取得了決定性進展,累計減貧35752戶152725人,貧困發生率下降到0.78%,實現貧困村全部退出。 

  80多歲的退休老干部李懷仁說,近年來,靜寧的經濟社會發展成就有目共睹,特別是精準扶貧工作成效顯著,取得的成就史無前例。 

  精準施策治窮 超常舉措脫貧 

  69歲的李智學、尹桂花老兩口,家住靜寧西北部深度貧困片帶的靈芝鄉車李村。雖然他們家鄉的名子叫靈芝鄉,但這里壓根與傳說中能起死回生的仙藥靈芝沒啥關系。世代居住于此的人們祖祖輩輩過著臉朝黃土背朝天的苦日子。分散在深山溝邊崖上的車李各社289戶人中,直到2017年仍有139戶是貧困戶,可謂典型的“一方水土養活不了一方人”。像其他守不住窮的村民一樣,尹桂花的兒子媳婦也常年在外打工,不得已留下老兩口守著一院危房恓惶度日。 

  2017年,車李村開始實施易地搬遷工程,2018年底,就有不少村民急不可耐地搬進新院子,住上了窗明幾凈的新房舍。“沒想到我們會和城里人一樣吃上自來水,過上可以洗澡的生活?”搬進新家的尹桂花笑得合不攏嘴。雖然腿腳不利索,但她每天都要去新修的村文化廣場上轉轉,俯瞰一下新村子,她覺得眼前這一切簡直像做夢。 

  “光搬進新居不行,要想讓群眾住得踏實,還得為他們拓寬增收渠道,保障收入。”據車李村幫扶工作隊隊長、第一書記李仕誠介紹,在實施安居工程的同時,各級政府部門、駐村工作隊和幫扶企業把工作重心盯在謀產業、拓展致富門路上,幫助車李村初步形成了以特色種植養殖等為主的多元增收渠道。2018年底,全村農民人均純收入達到4290元,徹底告別了出門無路、吃水溝里挑、有病只能熬、孩子上學遠、少年娶親難等老大難問題。 

  車李的變遷,只是靜寧易地扶貧搬遷助力脫貧奔小康的縮影。脫貧攻堅以來,該縣按照制定的《打贏脫貧攻堅戰三年行動的實施意見》《靜寧縣脫貧攻堅實施方案(2018-2020年)》等政策文件和產業扶貧等9個專項方案,2014年以來,投入資金50316.35萬元,實施危房改造38155戶;投入資金6.4億元,實施易地扶貧搬遷3482戶,農村危房實現清零。 

  “均衡南北”的發展口號,靜寧喊了很多年,但真正見成效也還是近6年的事,作為全縣深貧片區的西北部貧困群眾徹底告別了窮窩窩,迎來新生活。 

  “和貧窮纏斗了一輩子,好運氣說來就來,一年勝過幾千年。”界石鋪鎮大河村的楊福偉老人說,他20歲那年,共產黨來了,他才吃上人生第一頓飽飯。70年過去了,如今90歲的他,搬下山脫了貧,出門有硬化路,進門能洗熱水澡,做飯用上天燃氣。遺憾的是,這樣的新生活他那些過世早的老伙計們生前沒享受到。 

  易地扶貧搬遷只是脫貧攻堅舉措之一,該縣按照“六精六準六結合”的要求和“遠抓蘋果近抓牛,當年脫貧抓勞務”的思路,大力發展多元富民產業,推行“五種模式”抓培訓、提技能,實施“六個一批”抓輸轉、促增收,建勞務基地、辦“扶貧車間”、輸轉貧困勞動力、規范發展農民專業合作社……果牛勞三大產業收入占貧困群眾人均可支配收入的80%以上,實現村有當家產業、戶有致富門路、人有一技之長的局面。 

  三千越甲可吞吳,百二秦關終屬楚。正是有了上述一系列扶到點上、扶到根上的針對性舉措,才有了靜寧年均減貧超25454人的成績單。  

  盡銳出戰攻高地 不獲全勝不收兵 

  宜將乘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摘掉窮帽子后,如何鞏固脫貧成果,使產業實現永續發展,讓貧困群眾源源不斷增收呢?靜寧有自己的答案。 

  在“政府引導、市場主導、企業運作、農戶(貧困戶)參與”的思路之上,靜寧縣創新農村“三變”改革模式,組建了縣農業投資發展公司和24鄉鎮產業扶貧公司,大力推行“行政部門+鄉鎮產業辦公室+村兩委班子”行政管理和“國有平臺公司+龍頭企業+專業合作社+基地+農戶(貧困戶)”的市場運作“雙軌”運行體系,扶持68家龍頭企業聯結合作社200個,帶動貧困戶7600戶,實現了企業、農戶和村集體互利共贏。 

  “通過創新扶貧模式,讓貧困戶增收致富。接下來要推動合作社實體經濟發展,為‘空殼村’注入活力,實現村集體經濟零突破。”該縣縣長張興榮說,將培育富民產業與發展村集體經濟緊密結合,打造“一支能扎根走不了的扶貧工作隊”,讓貧困地區從脫貧摘帽走向全面振興。 

  截止11月底,該縣333個村的村級集體經濟收入達到726.59萬元,226個貧困村集體經濟收入560.13萬元。 

  跑出脫貧攻堅“加速度”,開啟鄉村振興的“靜寧模式”。針對鄉情村情差異化特點,該縣各鄉鎮因地制宜探索推廣的“鄉鎮產業公司+龍頭企業+合作社+貧困戶”“鄉鎮產業公司+合作社(聯合社)+貧困戶”“鄉鎮產業公司+致富帶頭人+合作社+貧困戶”“村集體+合作社+貧困戶”“合作社(合作聯社)+貧困戶”等多種發展模式,通過積極發揮各類主體作用,經集體商議、共同商定生產經營事項,宜果則果、宜牛則牛、宜游則游,避免行政干預,增加市場經營自主權。 

  “以市場化、法制化方式,規范入股經營、股權收益,將國有平臺公司、龍頭企業、專業合作組織和貧困戶聯結到共同利益鏈條,推動國有平臺公司融資監管、龍頭企業市場營銷、合作社生產管理、貧困戶參與經營,建立市場主體與貧困戶‘保底分紅’和‘按比例分紅’股份聯結機制,分工更加明確,權責更加清晰,打破單家獨戶封閉經營桎梏,防范生產經營風險發生,實現生產與市場的緊密對接。”該縣縣委書記王曉軍認為,這些充滿活力的產業組團發展模式,為農村經濟發展引入了源頭活水。截止目前,全縣貧困戶實現分紅991.81萬元。 

  記者采訪知,國家“三西”建設會議、全國打贏教育脫貧攻堅戰現場會先后在靜寧進行了實地觀摩。省市先后在靜寧召開了全省富民產業提升農戶收入現場會、全省果品產業扶貧現場推進會、全市精準扶貧現場會及全市精神扶貧工程現場推進會。同時,靜寧縣精準扶貧、三變改革、易地扶貧搬遷等工作,先后在全省精準扶貧示范工作現場會、全省產業扶貧暨鄉村產業發展推進會、全市農村“三變”改革現場觀摩交流推進會及全市易地扶貧搬遷現場會上作了交流發言。而在全省貧困縣黨政領導班子和黨政正職經濟社會發展實績考核中,2015年至2017年,靜寧連續三年被評為“好”的等次,2018年在國家扶貧資金績效評價中也被評為“優秀”等次。 

  寰風吹頌英雄夢,笑對青天萬里云。向往美好生活的靜寧人民,以眾志成城、永不言棄的精神,攻克了一個又一個“困中之困”“ 艱中之艱”,在鞏固脫貧成果的同時,加快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向黨和人民堅決兌現小康路上“不落一戶一人”的莊嚴承諾,確保每個靜寧人不掉隊。

10年经典老版单机麻将